与CFan一起走过的日子_你我一起走过的日子-作文

学习资料库 编辑: http://www.zuimn.cn/

1、与CFan一起走过的日子

前几天接到《电脑爱好者》编辑的约稿,说是为庆祝杂志20周年制作特刊,特地约我这位老作者写一篇文章。来到书房,看着一柜一柜的《电脑爱好者》杂志,翻阅自己发表在杂志上的那些文章,往事仿佛历历在目,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的双鬓竟然已经出现些许白发……

第一次的印象总是很深刻,自己虽然很早就订阅《电脑爱好者》,但由于收入的原因,竟然是在1999年儿子出生之后才拥有一台自己的计算机,真正开始撰写稿件。不过2000年就已经在《电脑爱好者》发表文章,第一篇文章的题目是《foxmail小技巧》,由于是初学者,因此大都是在李继华编辑主持的“步步高”栏目发表一些心得体会、使用技巧之类的小文章,后来随着水平的提高,才逐渐扩大自己的写稿面。在家用电脑发展的黄金时代,《电脑爱好者》的家族也十分兴旺,与cfan接触时间稍长的朋友,应该都知道《电脑高手》这本杂志的存在,那时可以说是diy的黄金时代,《电脑高手》以其权威的硬件文章,引领diyer的潮流。当然,随着数码时代的兴起,cfan的办刊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但自己给杂志写稿的习惯却一直没有丢,也许这就是感情,是一种缘分。

平时在使用电脑的过程中,遇到一些问题总是寻求解决之道,如果问题没有解决,就感觉丢了什么似的,直到终于豁然领悟,那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,因此就想着要将这些经验与其他人分享,这就是一篇篇文章的来源吧。说来也奇怪,我在大学时的专业与计算机并无关联,钻研计算机主要是出于兴趣爱好,在单位里,我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永远是最新版本,同事们在遇到各种计算机方面的问题时,总是喜欢找我帮忙。原因无他,因为我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应用型人才吧?

儿子有一次问我:爸爸,你每天晚上都要写稿子,准备写到什么时候呢?我笑着告诉他,准备写到脑子生锈为止。正在上初三的儿子想了想,点点头,似乎明白了什么……

2、你我一起走过的日子-作文

你我一起走过的日子

风起风停,花开花落,一切看似一瞬间,却已沧海桑田。------题记

那段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,回忆起来是那么快乐,那段只属于我们的水样纯净的年华,那么美丽,带一点小哀伤。

那时的我还没上小学,不知道什么时课桌,什么是课本。炎夏你一家搬来了我家隔壁,邻家小妹因为你们的到来搬到了别处,我对此怀恨在心。作为新邻居,你们一家来拜访,我却躲在屋里不出来。

外面的欢声笑语和爸妈不住的夸奖不时冲击我的耳膜,我的耐心和决心早已消  失不见。我打开门,便看见文静可爱的你,你也看见了我,虽然如此但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在妈妈的强迫下,我带你走了出去,我一言不发,抬起头仰望天空,看那美丽的夜空,却把你忽略,夜色很美,我转过头惊奇的发现你也和我一样,我们分享了这美丽的夜,这黑色的天幕见证了我们友谊的开始。   我们以后经常在一起聊天,在一起堆沙堡,一起抬头看天空,我慢慢的发现我们有那么多的共同点,于是我们慢慢成了好朋友。

又是一个美丽的黄昏,我们又在一起抬头看夕阳西下,如血的夕阳,缓缓下落,我们都一起静默着,静默着,直到那太阳隐进山坳,我们才不舍的告别。

我一直以为我们的友谊会延续下去,虽不天长地久,但也会到那未来未知的岁月里,但,一天,乌云遮住了太阳,我们没有一起看太阳,你哭着找到我,一直哭着,我预感到了不祥的征兆,你断断续续的说你们因为爸爸工作的关系,不得不搬走,我们抱在一起哭了。送别的那一天我没有去,我怕我会控制不住,会再次流泪。

我默默的思念,默默地流泪,你的记忆封存在心底,邻家的小妹一家又搬了回来,我却开心不起来。

闲暇时候,我会抬起头,默默看着天空,想着你,天空还是一样蔚蓝,身旁没有你,不时的想起。现在的你是否也在看着天际,浮云带着的思念,是否看得见,是否还会想起,只属于我们的,水样纯净的那些时光。

3、一起走过的日子的散文

我小的时候,爸爸在新疆当兵。但墙上镜框里有他的照片,栽绒棉帽或棱角分明单军帽上,红五角星闪闪发亮,目光清澈,面容英俊。“爸爸!”当爸爸复员后回到家时,我直接飞进了他的怀里。似乎他一直在家,只是出差小离几日。

爸爸回来了,我们四口之家的幸福生活开始了。

夏日阳光猛烈,爸爸妈妈在里间午休,蝉在门外的槐树上嘶鸣。小孩子似乎都没瞌睡,我们姐俩从棕箱子里竟然翻出了几副墨镜。原来新疆大半年都下雪,为了防止雪盲,部队给战士配发了墨镜。我们赶紧给自个儿的鼻梁上架了一副,哇,眼前的世界全变了样:院里的太阳光像杯子里的茶水,乌沉沉;再看姐姐,眼睛脸蛋漆黑一片,剩下的脸蛋子和嘴巴怎么不见了红色?我紧张地摘下眼镜一看,姐姐模样依旧,红唇白齿。我们忍俊不禁,又赶紧竖起食指“嘘”一声,指着里间摆摆手。侧耳细听,爸爸的鼾声有节奏地起伏着,如同一枝小号吹着悠扬的曲调。

我们上学了,爸爸骑着那辆二八圈加重永久牌自行车,前面车梁上坐我,后面车架上坐姐姐。“坐好喽,腿翘起,不要让车辐条夹了脚。”每次爸爸都要把这句话重复一遍。然后他原地跨上自行车,一只脚点地,一只脚猛地一蹬,车子稳稳地出发了。从南头罐头厂的家,到北头城关小学,山城淳化一路全是渐进的坡路。爬南门外的大坡时,我耳朵只听得爸爸“呼哧呼哧”地喘气声;车子驶过邮局门口墨绿色的邮筒时,粗重的喘气声消失了。爸爸从不下车,一口气蹬到学校门口,双脚撑地。姐姐早从车架上跳下来,爸爸一手按着自行车头,一把搂了我放在地上。“爸爸,再见!”注视着我们一蹦一跳进了学校,他调转车头,去工商局上班。

那时候的冬天,雪总是很多,一场还未融化,一场又悄然而至。一夜睡醒,隔着窗户玻璃,你会发现新的雪花又厚厚地覆盖了大地。姐妹俩围了红色围脖,穿着姨妈做的灯芯绒窝窝,圆圆的,暖和极了。一脚踩进雪地,雪软绵绵的。街上,机关单位门前的雪被扫入了路旁的槐树下,仿佛大雪堆上长出了一棵棵树。街上的雪被车碾得光滑瓷实,县城变成了巨大的溜冰场。许多人前一秒还在嘻嘻哈哈地和熟人隔街打招呼,后一秒只听得“妈呀”一声,已经仰面朝天躺在路上。爸爸依旧骑着自行车,驮着我们去上学。天气严寒,他嘴里呼出的白汽有时会溜进我的脖子,痒痒的。我们姐俩坐在自行车上,骄傲地从小伙伴身边经过。

放学的时候,爸爸在老地方等着。回家全是下坡路,槐树的影子在眼前快速后退,风驰电掣般我们仨出现在家门口。厚厚的棉门帘撩起,热气瞬间蒙住了双眼,妈妈总是手忙脚地炒菜或者下面条。

那时的周末,每个单位都会给职工发电影票。吃过晚饭,夕阳灿烂,我们出发去看电影。我和姐姐挨着挤在自行车横梁上,爸爸一步跨上去,车子慢慢前行。身材娇小的妈妈跑几步,轻轻一跃,稳稳地落在了车架上。爸爸开始全力加速,车轮飞转,四口人转眼间就到达电影院门口。偶尔,妈妈小跑,准备一跃时,爸爸却突然加速,妈妈被甩下一大截。她生气了,站在原地,爸爸又把车速慢下来,回过头,喊一声:“快点!”妈妈再次追赶跳跃,如一只小鹿轻轻落在车架上。一路上我不断拨着自行车铃,叮铃铃洒下一路清脆欢快的音符。那时,父母青春正好,我们童趣正浓。

我大学毕业后,爸爸在环城路买了一个小独院,向东有两孔窑洞,朝南盖了三间平房。那个暑假,他下班后和我一起给新房重组电路,父女俩比划着刻槽子,琢磨着每一根电线、每一个开关的位置,沿着梯子爬上爬下。白色的电线笔直地贴在雪白的墙面上,每一个银白色的卡子如同发卡,整齐优美地别好。夏夜,溽暑未消,一家人坐在院里,父亲手植的樱桃树,红果已落,绿叶正密,微风拂过,婆娑作响。路对面的冶峪河,在静夜里淙淙流过,哗哗作响。

2000年,姐姐遭遇车祸,腿部骨折住进了市医院。妈妈留在家里照看外孙女,爸爸和姐夫一起看护姐姐。和二十年前一样,爸爸端了热水,给病床上的女儿掖了领口,开始洗头。他的大手温柔地揉搓,白色的泡沫堆起,冲洗,擦干,梳散;爸爸买来饭菜,一口一口喂给女儿……

我结婚后,爸爸退休了,和妈妈一起度过了一段清闲安然的日子,打麻将,喝小酒,回家看看他的老弟兄。冬日的一个小阳春天气里,妈妈下楼散步,楼下的小姑娘笑嘻嘻地说:“阿姨,你看那个老汉还在草坪上睡着了。真有趣!”妈妈走了几步,凑上前去一看,竟然是爸爸。“这个老头子,咋喝高了呢?”爸爸被摇醒后,迷迷瞪瞪看着妈妈,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里。我们回家,妈妈一边汇报一边奚落爸爸:“老啦老啦,你还上演了一出憨湘云醉卧芍药茵,出洋相了吧!”爸爸挠着花白的头发,“嘿嘿”笑着,有些不好意思。

周末,带二老去体检。爸爸当年只是一项体检未达标,要不然就有机会当飞行员了。清瘦的他,各项指标都正常,真好。我们三人步行,想逛逛顺路给他买件羽绒服,试了一件,合身。一听780元,“买那么贵的干啥?我身上这件380,都穿了七八年了。”爸爸扔下衣服,拉着妈妈拧身就走。

我心里默默叹息:爸爸妈妈老了,他们开始舍不得为自己花钱了。他们忽略了我们姐妹俩买房,他们每家支持几万;他忘记了我们买车,他们一掏几万;我们的孩子上学,开学他们都塞给孩子们钱,鼓励他们好好念书……

有一天参加完一个亲戚的葬礼,回来爸妈很郑重地说:“我和你妈老了以后,尽量就埋在县城附近,你姊妹俩逢年过节祭坟方便些,丧事简单过……”

那天回家,我没有坐车,我沿着爸爸曾经无数次用自行车载着我和姐姐妈妈走过的街道,一步一步走着。过往的岁月,流淌在这条缓缓的坡路上,记录在街边那一株一株老槐树的年轮里。我抬眼北望,那些树更粗了,它们身旁高高的仿古灯柱上,红色的中国结式样的路灯组成了两条红腰带,温馨,美丽,伸向无尽的远方。爸爸,妈妈,你们就像那老槐树,女儿就是那一只只红色的灯盏,在未来的岁月里,静静地守护在你们身边!

4、与老师一起走过的日子

与老师一起走过的日子

发件人:逆时°【time】<2287269402@qq.com>

感谢你给我的四年温暖,我无以回报。请允许我用我那不够成熟的文字,记录与你一起走过的温馨岁月。

——题记

那一年,我二年级。

我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,而你也不过是刚刚师范大学毕业的大学生。至今我依然能清晰地记得你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,漾着柔柔笑意的双眼,以及第一次站在七尺讲台上的紧张。小小的我,便在心里给你贴上了“好人”的标签。

大约是任教两周以后,你把我叫到门口,宠溺般揉了揉我的头,柔声问道:“你来做老师的课代表,好吗?”在我年幼的认知里,课代表就是所有同学里成绩最好的那一个。如此想着,我就欢欣地使劲点头。

然后,你笑了,微微上扬的嘴角像极了秋日里那束最和煦的阳光。

稚嫩的我不曾意识到——那是你毫无保留的信任,以及,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

那一年,我五年级。毕业。

盛夏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碎了一地,《栀子花开》的旋律一遍遍回荡在校园里,平添几分伤感。

我抱着一叠厚厚的数学练习册跟在你身后,去教导处交作业。一路无语,我第一次感到,原来呼啸而过的不是风,而是残忍的时间。快到门口时你开了口,“得力小助手要走咯。”你假装很轻松,好像在开玩笑。可是做了四年你的课代表的我又怎会听不出,你隐藏得很好的一丝落寞。

我想开口说点什么,却发现好多话都堵在了嗓子口,想说,却说不出来。“以后……还会有别的小朋友的嘛!”离别时,一切话语都会显得苍白无力。

你又笑了,却不免有些惆怅,“难道不要培养了吗?”

那时的我尚未意识到——那是你的不舍,对我,亦是对一段四年时光。

如今再回忆四年里与你相处的点点滴滴,我想起其他班级的老师夸自己的课代表成绩如何好时,你会一脸自豪地拉过我,说,“那又怎么样啦!我课代表最能干!成绩也很好!”我想起你会像我的知心大姐姐一样陪我聊天,谈心;想起你总是会偷偷塞给我各种零食……

阳光投射在桌子上,细小的尘埃在阳光中舞蹈。逝去的年华拣不回来,能带走的只有那些凌乱的记忆,还有你温暖如阳光的微笑。与你一起走过的日子,我很幸福。

姓名:周海梅

学校:上海市青云中学

班级:七(2)扬帆中队

指导老师:李玉坤老师

邮箱:2287269402@qq.com/15121145852@163.com

5、猜你喜欢: